TA发布的日志

和女一号交朋友,才能成为女二号

  我曾经带过两个实习生,两个女孩几乎同时暑假到报社实习,虽然年龄相仿,性格却完全不同。

  A是校园才女,还没毕业已经发表了10余万字作品,我看过她的文章,清丽细腻又不乏个性,文如其人,本人也是个瘦瘦高高的秀气女孩。文字和音乐、绘画类似,多少要有点天分的灵气,否则,再怎样勤学苦练都甩不开匠气,所以,我对灵气的A抱有天然的好感。

  B原本是我们通过学校招募的大学生志愿者,协助完成项目工作之后,额外申请暑假实习两个月,辅助采写稿件。公正地说,她的文字水准比A弱,属于保质按量交作业却没有特点的学生,我想,这可能就是天分上的差异。

  可是没多久,两个姑娘就显出了差别,我越来越喜欢把工作分配给B,而不是才华更出众的A。

  A像个芭比娃娃,因为知道自己的漂亮和才华而有点孤芳自赏的清高,她很难虚心接受比她有经验的人的意见,改她的稿子,总要详细解释来龙去脉,精确到每一个字为什么改动,这让人很累。同时,她也很紧绷,特别在意自己在某个组织或者场合中是不是最好看和最中心的对象,只有答案是肯定的时候,她才能自信而放松。

  可是,她的好看和才气却撑不住她的心气,到报社实习的优秀女孩很多,她不见得是最出众的那个。所以,大多时候,她都高高地昂着头独来独往,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。

  B不同,她是个越相处越觉得舒适的姑娘,每次都把我改的稿件单独保存一份,有空就拿出来和自己的原稿对比,有疑问就提,我能感觉到,她希望了解我的思路,而不是疑惑我改她稿子的原因,几个回合下来,她的构思与选材就有了进步,文笔也在慢慢磨练中。

  她与同时在报社实习的其他女孩相处融洽,对高冷的A也很友善,经常由衷赞美,什么时候文章能写到A那样就好了。A听了很受用,也乐意指点她,难得的是,她在同龄的A面前同样虚心,完全不计较对方时常流露的骄傲和轻慢,于是,她成了A实习期间唯一的朋友。

  不写稿的时候,B便主动问我:“老师需要我帮忙吗?”我把一些行政琐事交给她处理,她都办得很周到,于是,我又把自己处理文字的一些小技巧和窍门教给她,她也学得很快——千万别小看这些不起眼的小方法,它们是我在实际工作中总结的秘诀,实用又高效。

  实习临近尾声,A与B去采访同一个任务。

  A的文字一如既往有风采,可是,却不是这类文章需要的风格,精心的遣词造句中充满小小的卖弄,她舍不得删掉任何一个看起来挺有水准却没有实际作用的字和词;B的文章质朴,没有华丽词汇,却刚好满足了这次工作的需要。

  我们用了B的稿件。

  我惊讶地发现,从那天起,A便懒得搭理B,她像一只骄傲而容易受伤的小鹿,又成了孤单的一个人。

  实习结束,我给两个女孩写完评语,身边的同事感叹:B这个姑娘以后肯定做得不错,能够与比自己优秀的人共处,低下身段向别人学习,是项大本事,谁能事事都当女一号呢?

  我立刻被戳中,明白了自己对A和B不同的感受来自何处。

  生活里,我们做女一号的机会,远远不如当女二号、女三号、女四号,甚至路人甲多。怎样在优秀的人身边当好配角,借着跑龙套的机会学到真功夫,是件非常不容易、特别需要认清自己和放下身段的事。

  我爱看“维多利亚的秘密”年度大秀,这场秀早已超越了内衣展示,将最炫的创意、最棒的音乐、最红的表演嘉宾和最顶尖的模特组织成一场视觉盛宴。每一年,维密天使名单都是关注焦点,她们中的任何人都是模特界闪闪发光的名字:

  阿德里亚娜·利马,2000年便成为维密模特,她拍的超级罩杯广告超过了1亿点击;亚历山大·安布罗休,年收入排名第二的超模,不仅是模特,更是跨界影星;卡莉·克劳斯,22岁就晋身世界超模50强第二名;坎蒂丝·斯瓦内普尔,她是2013年穿上维密天价内衣的重量级超模。

  我们熟悉的维密天使,还包括施华洛世奇水晶代言人米兰达·可儿,中国超模刘雯、奚梦瑶、何穗。

  可是,这些最优秀的模特里,也只有一人能首个出场,第一名注定只有一个,而在其他大秀上作为开场模特的超模,此时也只是配角。

  客观的说,美貌与才华到了一定段位,实在很难分出高下,最多是个人审美与喜好不同的偏爱,比如环肥和燕瘦,谁更好看?李白和杜甫,谁更有才?乔布斯和李嘉诚,谁对商业世界贡献最大?

  这是非常难区分,似乎也没有必要区分的问题,只是,在某些特定的场合,主角注定只有一个,那么,再牛掰的人,也要做好为别人当配角的心理准备。

  于是,在每年的维密大秀上,各路超模各尽其责地演绎华丽内衣,一起烘托穿上最大翅膀或最华丽内衣的当晚第一名,这场秀更像是一次嘉年华,宾主尽High,玩得很欢。

  明星们如此放得下身段,反而很多普通人心理上跑不起这个龙套,他们宁愿选择在不如自己的人身边当老大,也不愿意和比自己优秀的人交朋友,比如曾经的实习生A。

  A成为我一个朋友的下属,偶尔听到她的消息,她依旧像从前那样高冷,很难融入集体,起初,看过她文章的人都觉得她有才华,却不知道能拿她无处安放的才华做什么,久而久之,才华就成了盒子里的倚天剑,日渐被人淡忘,目前,她依旧是一名普通员工——普通没有任何不好,只是,当一个人的理想是“出众”而现实却是“普通”的时候,被心理落差折磨最多的是她自己。

  B去了一家房产公司,那家公司是我们的客户,没几年的工夫,B已经成为代表公司与我们对接的甲方代表。她依旧谦逊得体,我们偶尔在某些活动中碰面,她一如既往地懂得进退,安静做好自己的本职,从来不喧宾夺主。只是,我能感觉到她的话越来越有分量,她的职位越来越接近职场中的主角。

  从向优秀的人学习,到自己变成优秀的人,是个漫长而历练的过程。

  才华都有锋芒,段位不够的入门选手起初感受到的必然是压力和压抑,不过,假以时日,越过这段有点痛苦的磨合,便进入飞速的进步期,成长最快的,总是出色主角们身边那个谦虚的配角,她们明白,只有与优秀的人在一起,才有可能成为优秀的人。

  所以,在女一号身边,没准能成为女二号。

  在路人甲身边,永远都是路人乙。


编辑时间:2015-03-16 16:27:50.0 | 阅读次数:4789 | 评论(1) | (0) | (0) | 举报

留言板

TA加入的社团

关闭发送私信

发给:
标题:
内容: